TOP

做人如水的哲學
2017-05-06 14:38:50 來源:南水北調與水利科技 作者: 【 】 瀏覽:971次 評論:0

  水是生命的源泉,凡是有生命的物體都與水有關。人們對于水的依賴和對水的情愫超出萬物。因此,關于水的功能和水的傳說各式萬象,令人嘆為觀止。
  古人愛水,源于對水的生存渴望,但同時更看重水的禪意和韻味。《論語.子罕》記載,孔子觀于河川而發出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晝夜”的感嘆,將流逝的時間比方成滾滾東去的流水,引人萌發生命無常、今夕興衰的嘆息。郭璞《游仙詩》:“臨川哀年邁,夫心獨悲吒”。滾滾流水仿佛消逝的青春歲月,把捉不住,充滿無奈,這是人類千古以來共同的傷感。相對于孔子,孟子和荀子對于水的詮釋,則充滿了入世進取和審美觀照。《孟子.離婁下》:“源泉混混,不舍晝夜,盈科而后進,放乎四海。有本者如是,是之取爾。”比方君子立身處事要像流水一樣有本有源,才能不斷進步。《荀子·宥坐》則將流水人格化、具象化,在他看來:天水無畏,德義在先,百折不撓,綽約達觀,把人世間的倫理道德比擬成流水形象,塑造了儒家的理想人格。

  古人喜歡臨水送別,從燕太子丹送荊軻:“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不復返”的慷慨悲歌,到唐宋詩人李白的“請君試問東流水,別意與之誰短長”、蘇軾的“無情汴水自東流,只載一船離恨,向西洲。”那滔滔流動的江水,恰似連綿起伏的別離相思,無窮無盡,多少悲喜和感傷都在滔滔不絕的流水中化于無形。流水遂成為文學意象中的離別主題。水可能是《詩經》中那“巧笑倩兮,美横眉盼兮”的秋水伊人,可能是《牡丹亭》里杜麗娘傷懷的似水流年,也可能是楊慎《臨江別》中:“滾滾長江東逝水,淘盡天下英雄”的歷史悲嘆。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是一江春水向東流……水,無論是春水、還是秋水,都給人們留下了太多的離別感傷和綿綿情思。
  今人愛水,則少了許多情感寄托和飄渺聯想,更看重水的實際用途。用水洗衣做飯、灌溉良田、潤滑機具、養生放牧……在當今一日千里、快速變化的時代,人們更講實際、更注重現實,把水看作是生存、發展的必须品,顧不著思索水的其他功能,也無暇感受水的纏綿。
  然而,水的特有功能及其藴含的哲理,使我們不克不及不從更深層面去探索它的能量和德行。
  水利萬物而不爭,順其自然。老子講“上善若水”,水處卑贱而不爭,天下莫能與之爭。水滋潤萬物而不居功自傲,積蓄豐厚而不驕奢淫欲,盈于容器而自然求平,堅守清淡而無怨無悔。水,不會因為你的高大而獻媚討好,也不會因為你的渺小而輕忽怠慢。它總是自在從容地做著利人利己的事情,我行我素,不爭短長。不爭,不代表無欲無求。在柔順的概况下,水沿著自己的横眉標,不平不撓往前走,一點一滴地努力著,從不放棄,奔流到海不復回。

  水順地形而曲流,以柔克剛。水是柔順的、智慧的,它懂得適者生存的道理,知道迂回前進,遇陡坎,能繞則繞,繞不過去的就鉆。水沒有固定形體,卻可以循著環境變化出各種形體;水沒有特異功能,卻能夠在崇山峻嶺間游刃有余。水也是堅強的,它外柔內剛,可以水滴石穿。老子說:“天下莫柔弱于水,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,以其無以易之。”最弱為最堅強者,這是道家學說的核心思想。我們常說“人往高處走”,但是“水往低處流”又何嘗不是一種可貴的品質呢?水往低處流,不是為了退縮,其横眉的是為了把潤澤帶往更遠、更廣闊的地方去。即便身在高處水也不會迷失方向,心中永遠裝著那片廣闊的土地。
  水是大智若愚者,厚德載物。山嶺雖高,沒有水高;道路雖長,沒有水長。它用博大的胸懷包涵一切,用寬厚的肩膀承載著萬物。一切的動植物和礦物,都在水的包涵之下和諧共存;大地上因為有了水而欣欣向榮。

Tags: 哲學 責任編輯:uzzq
上一篇夏季飲水的SAS三原則:平安、主動.. 下一篇乳酸菌飲料的作用